欢迎光临
芯榜一直在努力

集微说 | 米磊:为中国硬科技仗剑走天涯的侠客_芯人物

光阴似箭,韶华如歌。数十年间,中国芯片领域已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涌现出一群志存高远又脚踏实地的企业家。

芯榜网与清华大学出版社联合出版的《芯人物—致中国强芯路上的奋斗者》一书,首次全方位展示了这批先行者的情怀和风采。

【本期人物】米磊,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联席CEO。西北工业大学本科,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光学硕博,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执行院长,青年科学家社会责任联盟副理事长。中国“硬科技”理念提出者,发起成立硬科技创新联盟;倡导发起专注于“硬科技”的天使基金;目前基金规模达53亿元,已投资孵化超过330家硬科技创业项目。

黑瘦的脸庞,略高的颧骨,坚定刚毅的目光,加上一根根直立的头发,整个人透露出一股实在和倔强。

这就是米磊,一位中国硬科技道路上的践行者。深受金庸小说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影响,米磊的内心有一股心怀天下、匡扶正义的大侠情怀,他秉持走正道、练内功、踏实不取巧的人生信条。

从硬科技领域的研发工程师、创业者、基金投资人到孵化平台带头人,米磊深知硬科技创业的不易。他在国内首提“硬科技”理念,他介绍道:“硬科技就是比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硬科技是整个国家基础的支撑,我们的根扎得深,才能枝繁叶茂。那些被美国列为禁运名单的企业就是硬科技企业的代表。”

为了推动硬科技的发展,米磊成立基金作投资人只投硬科技项目;又为硬科技初创项目搭建孵化平台,创业团队只需专注于技术研发,其余事项孵化平台全包。米磊的用意就是,让硬科技在创业初期站在一个高的起点上,能够在“高原上造峰”。

深受“为国为民 侠之大者”情怀的影响

米磊的家乡在陕西,这里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先后有周秦汉唐等十多个朝代在此建都,独特的地理风貌加上丰厚的文化底蕴,孕育出了三秦人聪明能干、实在质朴、义气豪爽的特质。他非常喜欢的张载先生就是陕西眉县人,在一千多年前讲出了著名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中国古代优秀知识分子的追求是达到了马斯洛需求的顶峰,要实现人生的自我超越,这对米磊的影响非常大。

中学时期,米磊非常喜欢金庸的武侠小说。他对郭靖和杨过的一番谈话印象极为深刻,郭靖对杨过说的八个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深深印在米磊心中。最终,成为一代大侠的不是杨康而是郭靖。真正的大侠比的不是功夫有多高,而是为国家和社会做出更大贡献。

当年带着这股大侠情怀,米磊高考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校园四座颇具特色的标志性建筑——公字楼、诚字楼、勇字楼、毅字楼,时刻提醒着师生铭记“公诚勇毅”的校训。我国首架小型无人机、首台机载计算机、首个智能型水下航行器、首块航空专用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这些均出自西工大。

西北工业大学的校风是“三实一新”:基础扎实、工作踏实、作风朴实、开拓创新。“学校教导我们做人要朴实,实实在在做事,短期可能没有特别大的回报,但是从长期来看是对的就要坚持。”米磊提及学生时代所受的影响,“‘三实’和我的性格也比较匹配,因为我的名字就是‘三石’(磊)。”

在西北工业大学四年的熏陶下,米磊的大侠情怀不断地得到印证和强化。

大学毕业后米磊先在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工作,后来又继续在光机所读了硕士和博士,从本科到博士,学校的价值观一脉相承。米磊说:“在中科院得到的熏陶就是科技报国,西安光机所的成立就源起‘两弹一星’,当时一个棘手的任务是要拍摄原子弹爆炸过程的照片,成立西安光机所就是为了研制拍摄需要的高速摄影机,光机所的前辈就是这样不负国家使命。”

“20年后回头来看,我的成长经历其实深受这些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也将一直身体力行地践行这些价值观。”米磊回顾到。

目睹国内企业因技不如人而吃哑巴亏

本科毕业后,米磊进入中科院西安光机所工作时,参与了“梯度折射率透镜”产业化转化项目。该技术转化的产品为自聚焦透镜,该器件是光纤通信领域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器件,光纤到户、骨干网都少不了它,华为、中兴等通信设备厂商都是它的间接客户。

由于自聚焦透镜技术门槛非常高,2000年时从原材料到产品全球只有一家日本企业可以供应。由于高度垄断,国内企业吃了不少亏。米磊指出:“其实,国内已经在实验室做出来了,最难的就是产业化,需要大规模量产,要保证做出的数十万、上百万个产品性能参数都要完全一致,这是当时最大的挑战。”

攻克这个基础元器件迫在眉睫,在这样的产业背景下,2001年7月,西安光机所与外部资本(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联合,共同投资设立了飞秒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秒光电”),西安光机所也派出了38位科技及管理人员随同项目一起进入公司,米磊就是项目中的一员。

米磊有幸参与了全程的技术研发与管理工作,这项科研成果转化而成的产品自聚焦透镜(G-Lense)成功问世,量产上市之后彻底改变了原来的市场局面。“当年高达10美元的器件价格直线下降到了1-2美元,关键是国内产业链终于摆脱了受制于唯一一家国外供应商的卡脖子状态,我们真正在光学核心材料技术上打破了国外垄断,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米磊不无骄傲地说。

2004年,该产品快速打入海外市场,2007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5年2月15日,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西安光机所时给予米磊他们高度的肯定,也告诉他们:“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必须靠自力更生,科技人员要树立强烈的创新责任和创新自信,积极面向经济社会发展主战场,面向国际科技发展制高点,努力多出创新成果,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多作贡献。”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飞秒光电公司已拥有从透镜材料配方到产品的一整套独立知识产权,拥有先进的大型生产设备,年生产各类透镜3000万支,海外市场拓宽至东南亚、欧美等地区。

“投资方2年后基本翻脸”还被称为“科技骗子”

在取得如此巨大的成绩之后,随之袭来的却是一记重创。

当时光机所希望推动更多的科技成果转化,米磊因为在飞秒光电做产业化已有一定的经验,加之对科研成果产业化很有热情,于是积极参与到其中。然而,在产业化实践过程中,却遭遇了来自资本方面的打击。

“社会资本不愿意投资我们,一个原因是我们的投资周期长,他们不能在短时间内赚钱;另一个原因是,我们的科技成果资本方完全看不懂,也不知道其重要性。”说起这段过往,米磊一脸无奈,“从2008-2012年间,根本找不到社会资本支持。这时,很多煤老板、矿老板、房地产老板找上门来给我们投资,在没有选择之下,我们只得跟他们合作,但他们不了解我们的科研项目,更不了解科技项目的成长特点,基本上到第2个年头时,这些投资方就坐不住了,于是翻脸、撤资,还说我们是‘科技骗子’。”

为此,光机所很多好项目的产业化最后都无疾而终。

为了呼吁业界更好地认识这类科技含量极高的项目,2010年米磊在国内提出了“硬科技”概念。米磊指出:“之所以用硬科技,是因为当时社会上把互联网等同于高科技,而真正的支撑互联网发展的底层的半导体芯片、光通信等核心技术反而被忽视了。硬科技好比高楼大厦的墙基,墙基不牢,盖得再高也是枉然。中国正处在发展的转折点,从‘人口红利’转向‘创新红利’,从‘工人红利’转向‘工程师红利’,从‘模式创新’转向‘科技创新’。未来三十年,硬科技将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然而,硬科技的价值却被大大低估。米磊指出:“它的一块钱可以带动下游的一百块、一千块,而下游的一块钱就是一块钱。从半导体产业链来看,最底层600亿美元的半导体设备产值,支撑了中间4600亿美元半导体芯片制造产值,再往上支撑了几万亿美元的消费电子、工业电子等电子系统,继续向上则支撑了互联网、大数据、电商等几十万亿美元数字经济的产值。”

当下,最具代表性的硬科技主要体现在光电芯片、人工智能、航空航天、生物技术、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领域。

他进一步表示,硬科技的投资周期一般较长,早期的投入回报不成比例,在开始的前5-10年,堪称“十分耕耘一分收获”。因此,做硬科技不能走捷径,要踏踏实实,没有科技情怀只想赚快钱的不要投硬科技。米磊笃定地说:“硬科技企业一旦能够实现商业落地,就是指数型增长,并能够迅速成为行业龙头。”

在当时的形势逼迫下,一个想法在米磊心中萌生:“既然社会资本不愿意投资这类硬科技成果转化,那我们自己做个天使基金行不行?”

让硬科技初创企业“在高原上造峰”

2012年,米磊联合发起第一支专注于硬科技投资的天使基金——西科天使。从硬科技项目走出来的米磊,觉得仅在资本上支持还远远不够。米磊在考虑如何让资金像“杠杆撬动地球”一样发挥出极限价值。

米磊认为:“像IMEC、台积电这种平台,让很多芯片设计企业创业变成可能。我们国家尤其需要发展硬科技创业的公共支持平台。此外,技术最牛的人往往很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作为初创企业,创业者还需要去搞定各种如拿地、盖房、买设备,见资方等事情,常常某一个环节的不顺利就有可能拖垮企业的发展进程。”

于是,2013年米磊作为创始合伙人组建了中科创星,这是国内首个专注于硬科技创业投资与孵化的平台;随后米磊又发起成立了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这是国内首批以光电子为发展方向,集高端人才引进、创业投资与孵化为一体的创新型机构。

为此,中科创星成为国内首个以“研究机构+创业平台+天使基金+孵化服务”为一体的科技创业生态体系。在投资孵化方面,他们只扶持硬科技创业项目;除了资金之外,在设备、基础服务等各方面给予支持,初创企业只需要专注自己的技术产品开发、买材料、流片即可,大大减轻了创业的负担。他希望硬科技初创项目在创业的初期就站在一个高的起点上。

米磊将其形象地比喻为“高原造峰”:“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提供专业的平台,这就好比在青藏高原造峰,一造就是珠穆朗玛峰,你若到盆地造峰,还能造出珠穆朗玛峰吗?”

今天的中国也处在一个需要觉醒的时代

自创立中科创星以来,已有超百家所投资的硬科技企业获得快速发展,如驭势科技、九天微星、源杰半导体、飞芯电子、中科微光、中科微精、鲲游光电、卓镭激光等,并实现了后续融资。

2016年6月3日,李克强总理在调研视察国家十二五科技创新成果展中科创星展位时,米磊向总理解释了硬科技理念,总理表示:“硬科技就是比高科技还要高的技术——你的这个说法很有趣,我记住了。”

2018年中兴事件发生之后,紧接着就是华为等几十家中国企业被美国政府列入禁运名单中。米磊半开玩笑但又有些沉重地说道:“特朗普总统是硬科技的最好认证官,看看被美国卡脖子的项目,那些都是真正的硬科技。那些被美国列入禁运名单的企业就是硬科技企业的代表。”

虽然米磊本人已荣誉等身——“2020最佳投资人TOP100”、“科技创新先进人物”、“陕西省五一劳动奖章”、“陕西青年五四奖章”……但面临当前美国对中国的科技打压,米磊仍忧心忡忡。

近期热播的《觉醒年代》让米磊备受感触:“当时就是陈独秀、李大钊那一批共产党人站出来,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好日子。今天的中国也处在一个需要觉醒的时代。美国已经在想尽各种办法、处心积虑要把中国打压下去。如果没有硬科技,我们国家是没有安全的。”

米磊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处在关键时刻,不进则退,我们只能力挺。否则,后辈们会骂我们这一代人‘没出息’!就跟后人嫌清朝人窝囊一样,我们选择做哪代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我们也得把硬科技、把芯片做好,这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和使命。”

致中国强芯路上的奋斗者。这里是“芯”人物,感谢收听,下期见。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芯榜-芯片排行榜 » 集微说 | 米磊:为中国硬科技仗剑走天涯的侠客_芯人物
分享到: 更多 (0)

芯榜:媒体 数据 排名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非常感谢你的打赏,我们将继续给力更多优质内容,让我们一起创建更加美好的网络世界!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